「复盘」比赛输在勒夫没有B方案勒夫输在自我否定

2022年7月10日 0 Comments

“去世之组”最后的幸存者也“死”了,而且是“安乐死”。在温布利0比2负于宿敌英格兰,国外队止步于欧洲杯1/8决赛,这是勒夫任内成绩最差的一届欧洲杯。继2018年世界杯小组垫底出局之后,又在欧洲杯成为“十六郎”,勒夫的自我救赎以失败告终。但国外队的最大失败并不在于4战仅1胜的成绩,而在于过去近3年间所取得的一些阶段性成果,根本没有在这届大赛上呈现出来。在巨大的成绩与舆论压力之中,勒夫改用三中卫与重召托马斯·穆勒和胡梅尔斯等临阵磨枪的决定,换来了更大的失望。以胡梅尔斯自摆乌龙开始,以穆勒射失单刀告终,多么的讽刺。

以这场1/8决赛本身而言,过程与结果其实并没有多么令人失望,几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有了小组赛阶段的预防针,你已经很清楚面对踢法并不进取的英格兰,国外队不可能重现对葡萄牙一战的精彩发挥。何况索斯盖特还索性将阵型从4231调整为极具针对性的343(防守时就是541),目的就是要像匈牙利那样彻底锁死国外队两名边翼卫基米希和戈森斯。简单来说,英格兰是这支国外队最不想面对的一种类型。

勒夫也有调整。除了众望所归地用穆勒重新取代萨内,以及用戈雷茨卡替换状态低迷的京多安之外,他还用韦尔纳替代“伦敦之王”格纳布里。小组赛阶段,京多安与格纳布里是公认的两个最令人失望的主力。打出职业生涯最佳赛季的京多安完全无法在国家队中施展自己的技术特点,没有向前的欲望,几乎毫无存在感。格纳布里本是世界杯之后这段重建期内的最大赢家,是“小快灵三前锋”体系里的核心人物,但小组赛阶段颗粒无收,首战对国外打飞唯一机会,次轮对葡萄牙只是逼迫格雷罗自摆乌龙,还因抢点越位导致戈森斯开场进球无效,末轮对匈牙利干脆“人间蒸发”,发起进攻与门前终结的两大作用都没有发挥出来。

派上征战英超、以伦敦为主场的韦尔纳,勒夫的如意算盘显然是要提高反击效率,用韦尔纳的速度制造杀机。就算不成功,还有格纳布里这个后手。这一招险些就奏效了。第32分钟,哈弗茨左肋得球后迅速送出直线,韦尔纳反越位插入禁区左肋接球并加速甩开斯通斯,可惜在小禁区左角的低射被出击的皮克福德倒地双腿一“夹”化解。这是两队开场之后的第一次必进球机会。

以韦尔纳的特点,你本来就不指望他可以做到一击即中。但这样的机会,往往只会出现在他身上——小组赛阶段国外队就不曾有过类似的机会。换作是门前处理更冷静的前锋,或许会把球轻轻搓起来,从而越过倒地的皮克福德。但韦尔纳选择推射也算是合理,而且角度选得不错,险些就能打穿裆了。只能说,差了一点运气。

与首战对国外时类似,哈弗茨本场位置稍微后撤,成为克罗斯与戈雷茨卡之外的第3名中前卫,负责主导球队的由守转攻。相比于小组赛阶段的任何一场比赛,哈弗茨本场表现得最为活跃与主动,对比赛施加影响的意愿最为强烈,勇于像一名核心球员那样去承担责任,算是球队本场的唯一亮点了。

换边后不久,哈弗茨禁区线内的一记左脚凌空扫射迫使皮克福德作出又一次精彩扑救。而到了81分钟,斯特林在克罗斯逼抢下回传失误,哈弗茨抢断后带到中线送出斜直线帮助穆勒形成单刀之势,可惜后者在禁区线上右脚推射将将偏出左门柱,痛失扳平良机,也踢掉了国外队最后的希望。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踢偏单刀的不是韦尔纳……

国外队本场的得分机会,也就只有哈弗茨参与的这3次。但英格兰那边,其实也只有3次,除了2个进球,还有半场结束前穆勒回传失误所造成的那次由胡梅尔斯化解的门前险情。你当然可以质疑国外队踢得过于保守,过于尊重对手,没有充分施展自己的进攻特长,但英格兰又何尝不是如此?正如克罗斯所说:“在英格兰首开纪录之前,比赛很均衡。两队都完全制约了对方。我们几乎没有给英格兰任何机会,我们自己也没有太多机会,但踢得挺好的。”斯特林第75分钟的那个进球,甚至是英格兰下半场的第1次射门。而全场比赛下来,英格兰只有5次射门,而国外则有9次。

这就是一场典型的淘汰赛当中的强强对话,甚至充满了决赛气息,相互间已毫无秘密的两队都极其谨慎,却时刻蕴藏杀机,比赛由始至终都充满了张力。1比1和0比2之间,其实只有一线之差。而且在运动战当中,国外队有更大的机会首开纪录。

派上向前欲望更为强烈、防守也更为凶悍的戈雷茨卡之后,国外队上半场在边路被严重限制的情况下,得以在中路作出更多大胆的直线分钟,戈雷茨卡把球送到中圈之后就迅速前插,穆勒拿球转身摆脱上抢的斯通斯后立即直传,戈雷茨卡中路反越位几乎形成单刀,但被赖斯在禁区弧内放倒。在国外前国脚绍尔看来,这是一次红牌犯规,但主裁判马克利只是出示了黄牌,毕竟赖斯身边还有沃克,并不是最后一名防守球员。

在克罗斯与穆勒一拨一踩后,哈弗茨左脚低射被人墙挡出。在斯特林打破僵局后不久,基米希又创造了另一次禁区前沿的任意球机会,但穆勒的弧线球射门还是被人墙挡住。国外队苦练的定位球进攻,最终在这届大赛上一无所获。

除了定位球徒劳无功,国外队的三中卫体系也最终证明完全没有起到加强防守的作用。小组赛3战丢5球,且失第1球的时间从第20分钟到第15分钟再到第11分钟,不断往前提,对葡萄牙和匈牙利都是对手第1次射门就取得进球,就足以证明这个防守体系是失败的。对英格兰能做到75分钟才失守,其实已是有所“进步”。在这个失球的过程中,左中卫吕迪格上抢斯特林未果后又没有及时回到自己的防守位置上,最终酿成恶果。担任评球专家的国外U21队主帅昆茨就明确指出:“三中卫意味着他们要在禁区内一字排开。你不能有一个人穿插到另一个位置上,这就会导致全部乱套。”

在第2个丢球过程中,吕迪格同样犯了严重错误,他完全忽视了眼前的凯恩,让英格兰队长在没有防守压力下头球破门。昆茨认为:“这是我们贯穿于整届赛事的防守问题。”身为1996年欧洲杯夺冠功臣的昆茨还认为,韦尔纳与穆勒所浪费的两次机会并不是决定性的,“没错,我们今天是没有把握住两次机会。但身为曾经的前锋,我要为他们小小地辩护一下。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地发挥好。我认为这个三中卫没有真正地起到提升防守稳固度,以及不让对手获得机会的作用。”另一名评球专家、刚刚重返柏林赫塔的凯文-普林斯·博阿滕也认同昆茨的观点,“我不认为是输在浪费这两次机会上。今天防守的表现,以及其他几场的防守表现,实在是糟糕。”

尽管三中卫体系的防守效果不佳,外界也一直有要求国外队回归四后卫的呼声,但勒夫在这场比赛中坚持343完全有理,毕竟一旦改四后卫,戈森斯这个最大发现就不得不拿掉。而且不要忘了,哈尔斯滕贝格对葡萄牙那半小时的发挥是多么令人提心吊胆。如果临时变阵,恐怕会得不偿失。

光论本场比赛,勒夫的“A方案”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比赛走势在很长时间内也完全在预料之中。最终决定结果的是临场调整。比赛踢到69分钟时,两位主帅双双作出第一次调整。勒夫不出所料地派上格纳布里,换下韦尔纳。而索斯盖特也如现场球迷所希望的那样派上格里利什,拿下小将萨卡。最终,格里利什贡献1次间接助攻与1次直接助攻,而格纳布里在进攻端不作为之余,还在中圈被卢克·肖抢断,直接导致第2个失球。

格纳布里出场后延续了小组赛阶段的低迷表现,让他后上没有起到理想的效果,这不能全怪勒夫。勒夫要背的锅在于没有在0比1之后就立即再做调整,而是直到0比2之后才换上埃姆雷·詹和萨内。没错,勒夫其实在丢第2球之前就已经让埃姆雷·詹和萨内做好出场准备了,只是一直没有出现死球换人的机会。但在第1个失球与两人站到场边之间,足足也过去了7分多钟。而到了补时阶段,勒夫才换上神奇小子穆西亚拉。一切都实在是来得太晚了,换人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对于那么晚才换上对匈牙利时发挥了关键作用的穆西亚拉,外界意见最大。国外队前队长巴拉克就抱怨穆西亚拉上了等于没上,“我不理解国家队主帅为什么等这么久才调整。”但勒夫给出了自己的理由:“贾莫尔是个好球员,他有很强的能力,但他还没有达到人们所想象的那种程度。”失败的结局,以及穆西亚拉出场之后几乎连球都没有摸过,使得这番解释显得苍白无力。

另一名国外前国脚、担任柏林赫塔体育总经理的博比奇批评道:“你有5个换人名额。国家队主帅必须挨批。过往他的一些换人就已经有不少问题。”事后诸葛,以国外队在下半场很长一段时间内再也无法通过中路做文章,穆勒、戈雷茨卡和克罗斯等人已明显体力不济(小组赛阶段几乎没有轮换的恶果),而两名边翼卫也始终无法逾越英格兰五后卫的情况下,勒夫不光应该更早更大幅度地调整,甚至完全可以考虑变433来拆招。

以“安乐死”的方式,国外队结束了这届欧洲杯之旅。勒夫和弟子都承认,1/8决赛就出局是极大的失望与失败。而勒夫在世界杯之后这3年的自我修正,也以彻头彻尾的失败告终。在重建过程中,勒夫有过收获,有过争议,更有过反复的失败。而最大的失败,在于他在外界愈发的不信任之中左右摇摆,做了太多妥协,最终迷失了自我。

进攻三区提速,本是勒夫经历世界杯惨败后所提出的首要整改目标。自2018年5月做客国外的欧国联改打“三小前锋”之后,这一目标便初步实现了。以格纳布里与萨内为核心,辅以韦尔纳、罗伊斯、哈弗茨或者戈雷茨卡,这个没有经典中锋的三前锋体系一直运转良好,其中出任“伪9号”的格纳布里表现尤为出色,进球从来不是什么问题。但来到欧洲杯,格纳布里完全失去了以往在这个体系当中的活力,不再经常后撤到中圈附近拿球,利用自己的高速突破发起进攻并为队友创造空间,也没有了果敢的临门一脚。经历过十字韧带撕裂的萨内干脆因持续低迷了好几个月的状态与信心,失去了主力位置,对匈牙利时终于获得首发机会并打满全场,却被自家慕尼黑球迷狂嘘。

格纳布里和萨内都失灵了,重建期间的最大成果——“小快灵三前锋”自然作废,进攻三区提速的目标彻底落空。即便是4比2大胜葡萄牙一战,也是得益于两名边翼卫的带动,这个三前锋才得以运转起来。加上球员普遍心理包袱沉重,尤其是对于后防的抗压能力信心不足,在前场不敢冒险,害怕犯错,踢得过于谨小慎微,导致3年前那种催眠的慢节奏传控全面回归。相比于结果,场面才是更大的失败。

世界杯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勒夫实行“小班教学”,以求尽快确立主力阵容,甚至不惜排除穆勒、胡梅尔斯和博阿滕来催熟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但新冠疫情导致计划大乱,勒夫不得不重新征召更多边缘球员和新人来应对一周三赛的密集赛程。阵容的不稳定,直接导致场面与成绩的波动,以及舆论压力大增。

同时,勒夫一直在三中卫与四后卫体系之间不断来回调试,在第二届欧国联小组赛期间从三中卫改回四后卫,但在5月世预赛爆冷输给北马其顿之后,又在欧洲杯之前回归三中卫,并将世界杯后就固定在6号位的基米希又移回右路。而勒夫最大的自我否定,当然就是迫于外界压力(尤其是0比6惨败给西班牙之后,以及在前弟子巴拉克、施魏因斯泰格等人的指手画脚之下)并为自己最后一届大赛上保险,而重召穆勒和胡梅尔斯。

就是在勒夫不断自我否定与左右摇摆的过程中,国外队的改革步伐进两步退一步,进一步又退两步,最终一无所获,回到原点。没有人知道,如果勒夫一意孤行,坚决不重召“二老”,会不会像路易斯·恩里克那样峰回路转。也没有人知道,如果国外足协高层敢于出手干预,果断调整国家队教练班子,例如将国外U21队主帅昆茨安插到勒夫身边(就像当初福格茨辅佐贝肯鲍尔那样),会不会在战术层面带来一些实质性帮助。但如今我们都可以知道,勒夫没有在世界杯之后就交出帅印,对于他自己和国外队来说都是错误的选择。

在“09冠军一代”逐渐淡出的这个本就艰难的交接期,国外队又浪费了3年时间。格纳布里、萨内和聚勒都没有如勒夫和外界所愿地挑起大梁,甚至让人愈发怀疑他们根本就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中生代最杰出的代表基米希和戈雷茨卡,尚未能像曾经的拉姆和施魏因斯泰格那样领军;而火线回归的穆勒和胡梅尔斯,以及诺伊尔和克罗斯这4名2014年世界杯夺冠功勋,也因年龄的增长与伤病的积累,在一些关键时刻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没能创造任何奇迹。

从前5届大赛都至少打进半决赛,其中2014年世界杯夺冠(外加2017年捧起联合会杯),到最后2届大赛都早早出局,勒夫长达15年的国家队主帅生涯黯然落下帷幕。他留下的并不是一个烂摊子,却是一片大工地。盛传克罗斯(31岁)和京多安(30岁)将在本届欧洲杯后退出国家队,而前队长施魏因斯泰格则认为胡梅尔斯(32岁)和穆勒(31岁)也会就此告别。国外足球并没有重新陷入世纪之交那种青黄不接的窘境,近3届U21欧青赛收获两冠一亚足以证明这个足球国度仍不乏好苗子,但人才同质化与个别位置缺人也是客观事实。期望弗利克立即就重演在拜仁救火救出六冠王的神奇一幕并不实际,他需要更多时间。

当然,弗利克会得到一个比勒夫任内末期友好与宽松得多的舆论环境。无论是他还是这支亟需重新灌输获胜信念的国外队,都会得到更大的试错和成长空间。但同时,摆在这位“六冠王教头”面前的任务又会比勒夫在位初期艰巨得多——不仅要立即用漂亮的场面与一场又一场的胜利赢回球迷的心,而且最晚要在2024年本土欧洲杯上夺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