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了5年财阀文在寅最终还是一败涂地想过“普通人”生活

2022年8月19日 0 Comments

韩国总统大选还没正式开始,候选人就闹出了人命。反对党候选人安哲秀在出街拉票时,两名工作人员莫名其妙死在了竞选大巴上!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韩国警方初步结论是“一氧化碳中毒”。

离新一轮韩国大选,仅剩1个多月的时间,不再谋求连任的文在寅的总统生涯接近尾声。

他曾多次表示,退休后自己会回到釜山老家“过普通人的生活”,首尔的房价太贵,自己买不起房。

2017年-2019年,执政前半段的文在寅意气风发,宣称要继承挚友卢武铉的遗愿,改革韩国政府,把韩国打造成“真正人人平等的社会”,消除公职人员与财阀的特权。

2020年,文在寅防疫表现优异,被美国媒体称赞“东亚防疫的模范生”,他的声望达到最高,民意支持率一度高达70%,形势一片大好。

文在寅信心满满向检察官系统“下刀”,把检察官的独立办案权收回,移交给法院。检察官系统集体抗命,检察总长尹锡悦与文在寅翻脸,宣布参选下届总统。

2021年,受全球疫情影响,韩国经济面临巨大下行压力,首尔房价飙升,百物腾贵。文在寅被千夫所指,支持率跌破40%,反对派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倒文”行动。

一面是沸腾的民怨,一面是冷漠的财阀,文在寅必须做出选择:要救韩国经济,还是自己的连任?

文在寅与财阀的恩怨,要从上世纪70年代,他还在读大学时说起。读书时,文在寅是个天赋很高的人,学习不怎么用功,成绩长期排在班级前几名,考上了首尔的庆熙大学法学系。

70年代中期,韩国处于经济起飞阶段,在朴正熙的扶持下,现代、三星、LG等财阀相继崛起。这些财阀对外低价倾销商品,对内压榨工人,维持低成本。

文在寅说,他老家釜山一名制鞋女工的月薪才50美元,一天上班超过12小时,生活艰难。这让他对财阀产生了极大厌恶,日后他从事律师工作后,天天帮工人和财阀打官司。

大学三年级时,韩国发生了一件大事,朴正熙在财阀支持下,继续连任总统,开启了自己第四个任期。不满迅速在大学生中蔓延,全国大学陆续爆发了抗议活动。

作为庆熙大学的活跃分子,文在寅召集同学,响应活动。同学们推荐他起草活动《宣言》,《宣言》中的第一句就是“财阀下台,保护劳工”。

他们连夜印刷了4000份《宣言》传单,散发到各个教室。第二天,五六百名学生聚集在操场上,天空下起细雨,文在寅站在雨中朗读了《宣言》。

韩国军队随即包围了庆熙大学,要求学生团队解散回家,带头人自首。双方僵持了几天,学校内水和食品都吃光了,学生放弃抵抗。军人冲进校园,抓捕了几名带头的学生,其中就有文在寅,有人举报说“就是这个人朗读的《宣言》”。

文在寅坐了两年牢,学籍被剥夺,无法正常毕业。出狱后,他自觉愧对父母,家庭本不富裕,省吃俭用供他读大学,结果连个文凭都没有,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在韩国,司法考试极其困难,一共有三轮考试,初试、复试、面试,卢武铉考了9年才过,天赋极高的文在寅考了两年就过了(初试、复试分两年进行)。

司法考试之所以这么难,是因为在司法研修院毕业后,待遇特别好。学习最好的可以直接当法官,次一点的当检察官,全是“铁饭碗”。韩国人说“通过司法考试是精英阶层的出生证明”。

结果,接受内务审查时,审查官问他:“你大学时是不是参与过反对财阀的活动?”文在寅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毕竟自己因此坐过牢,档案有纪录,想赖都赖不掉。

无奈之下,文在寅在同学介绍下,回到釜山,加入了卢武铉的律师事务所,当了一名律师。两人长达30年的友谊,在此刻埋下。

文在寅和卢武铉靠着帮工人和财阀打官司,在釜山当地赢得了巨大的声望。对于非常贫困的工人,他俩甚至不收费。

搞到最后,律师同行对他们很有意见。经常有工人拿他们和其他律师做对比:“卢律师免费为我们打官司,你们居然还要这么多钱?!”

学而优则仕,韩国允许总统直选后,卢武铉趁机迈入了政坛,从国会议员一路做到了总统,文在寅则当起了他竞选团队的参谋。

2002年的韩国总统大选,候选人有三个:卢武铉、郑梦准和李会昌。重点介绍下郑梦准,此人是财阀出身,父亲是现代集团的创始人。

他本人担任韩国足协主席期间,政绩斐然,为韩国赢得了世界杯举办权,2002年大选恰好与世界杯同期,郑梦准的名望达到顶峰。

如果卢武铉和郑梦准死磕,两人都要完蛋。于是,有参谋劝卢武铉与郑梦准合作,把选票合到一起,推一人和李会昌竞争。

郑梦准表示让自己放弃可以,但未来政府中要有一半他的人当部长,尤其是经济部长,必须由他本人出任。

卢武铉太了解这些财阀的心思了,经济部长交给他,不就是继续财阀统治吗?但不联合,自己又很可能输,卢武铉一时犹豫不决,跑去问文在寅。

文在寅坚决反对与财阀合作,他说:“我们是靠‘原则’二字走到今天,与财阀合作,怎么对得起支持我们的选民?”卢武铉得到了极大鼓励,对与郑梦准采取了“渣男战术”:不拒绝、不接受。

投票的前一天,始终得不到回应的郑梦准,雷霆大怒,召开记者会,宣布与卢武铉决裂,号召支持自己的选民别投票。

卢武铉的参谋们炸开了锅,感觉天塌了下来,集体请求卢武铉再与郑梦准谈谈。文在寅默不作声。

卢武铉被迫亲自连夜前往郑梦准的豪宅,却被郑梦准拒之门外,连人都没见到。记者拍下了卢武铉黯然转身离开郑家的场景,照片传遍了整个韩国,这个背影激发了民众对财阀的不满。

2008年又到了大选之年,财阀上演了“复仇记”。郑梦准没有直接参选,而是派出了在现代集团上班27年的“马仔”李明博参选。

现代、三星、LG、SK都为李明博提供了巨额竞选资金,他们恨透了这个天天叫着要“革新韩国”的卢武铉。

金钱开路、媒体辅助,李明博顺利当选总统。他和卢武铉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很坏,文在寅说,按照惯例,新政府上台之前,应该和上届政府办理交接,但李明博从头到尾没有露面,连招呼都不愿和卢武铉打——你要革新韩国,财阀要你的命!

很快,针对卢武铉的贪污调查就启动了。检察官们翻箱倒柜,终于发现了“证据”:卢武铉的妻子曾接受过企业的一笔捐赠,而这笔钱没有上报。

卢武铉有口说不清了,那么多反对财阀的人给他捐钱竞选,谁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笔没有上报的捐款?但错就是错了,身为律师,卢武铉知道什么叫铁证如山。

后来的事,很多人都知道:在卢武铉葬礼上,白元宇对着李明博大叫:“你就是凶手!”文在寅鞠躬向李明博赔礼道歉。骂人的白元宇被李明博以“扰乱葬礼罪”抓了起来。

到了文在寅当总统时,他发起了对李明博的清算,快意恩仇,把仇人送进了大牢。但隐藏在李明博身后的财阀依旧毫发无损。

作为一名老练的政治家,文在寅明白,财阀犹如一把双刃剑,控制韩国经济的同时,也解决了上千万人的就业问题。

贸然学普京打击寡头的方式,韩国经济一定会崩溃,只能温水煮青蛙,慢慢扶持新的企业对抗财阀。

文在寅的策略已起到了作用。2021年,韩国诞生了首位非财阀出身的新首富——金凡秀。

此人白手起家,创立的KaKao集团垄断了韩国移动互联网,简单说就是“腾讯+阿里+美团”的混合体。韩国5100万人口,4400万是KaKao的用户。

KaKao的总市值高达112万亿韩元,在此之前,韩国只有三星、现代、SK、LG达到过100万亿的级别,可以说,KaKao已具备了与财阀竞争的实力。

但形势比人强,2021年,韩国房价暴涨,物价失控,整体经济出了问题,光靠一家干互联网的KaKao根本无法稳住局面。

文在寅千算万算,算不过天时,天时又一次站在了财阀这边。他急需财阀支持,稳定物价。韩国老百姓恨财阀,但更恨上涨的物价。

文在寅邀请四大财阀掌门人来青瓦台吃饭,商讨如何平息物价?谁料,四大财阀一起向文在寅提了个要求:“请总统释放三星会长李在镕。”

一年前,李在镕因税务问题被文在寅抓进了大牢,借以向财阀。财阀借机发难,与总统做交易:你服软,我们打压物价。

文在寅特赦了李在镕,彻底与财阀和解。不久,财阀联手打压物价,下半年开始,物价恢复平稳。恰在此时,文在寅突然宣布:不再谋求连任,退出2022年大选。

5年努力,竹篮打水一场空,韩国经济依旧被财阀牢牢掌控,或许,文在寅已经心灰意冷,自己与财阀斗了一辈子,从学生到总统,从黑头到白头,流水的时光,铁打的财阀,打败财阀的重任只能交给后来者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